乐文小说网 > 明鹿鼎记 > 【0739 韦大人开始风生水起】

【0739 韦大人开始风生水起】

????????韦宝现在管不了魏忠贤是怎么想的,很快重新立贴,重新做了一份契约,让冯铨签字画押。

????????“冯爱卿啊,韦爱卿不但又很高的制作木工水准,而且善于明创造,他造的这个叫什么蒸汽机的东西,真是巧夺天工,出神入化啊。”朱由校见冯铨一脸死灰,忍不住开导冯铨一句:“你输的并不委屈。”

????????皇帝不这么说还好,冯铨听见皇帝这么说,心里更加堵得慌。

????????韦宝笑眯眯的将重新写好的帖子和重新订立的契约字据推过去给冯铨。

????????冯铨提起笔,满头冒汗,迟迟不肯落笔。

????????“冯大人,能不能快一些?陛下还等着呢?我们的时间也都很宝贵。”韦宝笑道。

????????冯铨怨愤的瞪了一眼韦宝。

????????韦宝眯了眯眼睛,笑道:“冯大人,你可不要忘记了,你从现在开始,是我家家奴的身份,我既是你的主人,也是你的债主,你还敢瞪我?你若是拿不出十万两黄金,我可是能要你好看的。”

????????虽然当着皇帝的面,韦宝也没有想客气!

????????冯铨听韦宝这么说,果然萎了,低下头,不敢再瞪韦宝。

????????天启皇帝朱由校不但没有因为韦宝的态度有点嚣张跋扈,反而因为韦宝只用了一句话就让刚才还盛气凌人的一个阁臣马上服软,十分佩服韦宝的手段。

????????更因为韦宝才十五岁年纪,比他小五岁!

????????韦宝的所作所为,很容易让朱由校产生同理心,现在又对韦宝存了好感,似乎,不管韦宝做什么事,都像是他自己在做一般。

????????“冯爱卿,你怎么还不签字画押?”朱由校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冯铨见皇帝亲自催,知道躲不过去了,只能咽了口口水,提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且钤印画押。

????????韦宝收了帖子和字据,满意对冯铨道:“冯大人,你现在是我家奴的身份了!在朝廷,你仍然是正二品大员,我仍然是五品小吏,您不必多拘礼,但是闲暇时分,尤其是不在衙门,穿便服的时候,希望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还有,最要紧的是这十万两黄金,我给你三天时间筹措,我只要黄金,不要房产和白银!倘若交不齐全这么多黄金,我就交给大理寺的差役们去收缴。到时候,别说是你家的家产,你一族的家产都将不保!”

????????冯铨闻言,震惊的瞪着韦宝,手都气的颤,好像唱老戏一般:“你……你……你好狠!”

????????韦宝微微一笑:“冯大人,千万不要这么说,愿赌服输,我可一点都不狠。欣赏一个人,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善良,终于人品。

????????人生就是这样,和漂亮的人在一起,会越来越美;和阳光的人在一起,心里就不会晦暗;和快乐的人在一起,嘴角就常带微笑;和聪明的人在一起,做事就机敏;和大方的人在一起,处事就不小气;和睿智的人在一起,遇事就不迷茫。

????????借人之智,修善自己。学最好的别人,做最好的自己!我还要多向冯大人学习呢。”

????????“呃,哈哈哈,韦爱卿这番话说的很好。”朱由校似懂非懂的笑起来。

????????韦宝这番话其实是有出处的。

????????巴西着名导演沃尔特塞勒斯正在筹备自己的新电影,一天,正为此一筹莫展的沃尔特到城市西郊办事,在火车站前的广场上遇到了一个十多岁的擦鞋小男孩。

????????小男孩问道:“先生,您需要擦鞋吗?”沃尔特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刚刚擦过不久的皮鞋,摇摇头拒绝了。

????????就在沃尔特转身走出十几步之际,忽然见到那个小男孩红着脸追上来,眼中满是祈求:“先生,我整整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您能借给我几个钱吗?我从明天开始就多多努力擦鞋,保证一周后把钱还给您!”

????????沃尔特看着面前这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小男孩,不由的动了恻隐之心,就掏出几枚硬币递到小男孩手里。

????????小男孩感激的道了一声“谢谢”后,一溜烟就跑得没影了。

????????沃尔特摇了摇头,因为这样的街头小骗子他已经见得太多了。

????????半个月后,忙着筹备新电影的沃尔特早已将借钱给小男孩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不料,就在他又一次经过西郊火车站时,突然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离的老远就向他招手喊道:“先生,请等一等!”

????????等到对方满头大汗的跑过来把几枚硬币交给他时,沃尔特才认出这是上次向他借钱的那个擦鞋小男孩。

????????小男孩气喘吁吁的说:“先生,我在这里等您很久了,今天总算把钱还给您了!”沃尔特握着自己手里被汗水濡湿的硬币,心头陡然升起一股暖流。

????????沃尔特不由地仔细端详起面前的小男孩,突然,他现这个小男孩其实很符合自己脑海中构想的主人公形象。于是,沃尔特把几枚硬币塞到小男孩衣兜里:“这点零钱是我诚心诚意给你的,就不用还了。”沃尔特对他神秘的一笑,又说道,“明天你到市中心的影业公司导演办公室来找我,我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

????????第二天一大早,门卫就告诉沃尔特,说外面来了一大群孩子。他诧异的出去一看,就见那个小男孩兴奋的跑过来,一脸天真的说:“先生,这些孩子都是同我一样没有父母的流浪儿,听说你有惊喜给我,我就把他们都带来了,因为,我知道他们也渴望有惊喜!”

????????沃尔特真没想到这样一个穷困流浪的孩子竟会有一颗如此善良的心!既然人都带来了,沃尔特就让工作人员对这些孩子进行了观察和筛选,最后,工作人员在这些孩子中,找出了几个比小男孩更机灵,更适合出演剧本中的小主人公的人选。

????????但最终,沃尔特还是选择只把小男孩留下来。他在录用合同的免试原因一栏中只写了这样几个字:你的善良,无需考核。

????????因为他觉得:在自己面临困境的时候,却依然能把本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希望,无私的分享给别人的人,最值得拥有人生的惊喜。

????????而这个小男孩就是后来巴西家喻户晓的明星文尼西斯。

????????在沃尔特的执导下,文尼西斯在剧中成功地扮演了小男孩主人公的角色,而电影《中央车站》也大获好评,并获得了1999年的奥斯卡金像奖。

????????若干年后,已成为一家影视文化公司董事长的文尼西斯写了一本自传,叫《我的演艺生涯》。

????????在书的扉页上面,是沃尔特的亲笔题字:你的善良,无需考核。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则是他对文尼西斯的评价:“是善良,曾经让他把机遇让给别的孩子;同样也是善良,让人生的机遇不曾错过他!”

????????韦宝其实不是很相信这些佛家道家的好心做好事的回报。

????????道家修今生,佛家修来世。

????????道家的今生难以看见,佛家的来世,没法看见。

????????但韦宝还是相信报应的,今天若不是这个冯铨主动惹到他的头上,他也没有办法对一个正二品的阁臣下手!

????????虽然冯铨在一众阁臣当中是最年轻,资历最浅的,但那也毕竟是阁臣啊。

????????不是机缘巧合,韦宝还真没有办法动冯铨。

????????这下好了,既获得了巨大的好处,又能获得巨大的名声!

????????“冯爱卿,你也别太气馁,我相信韦爱卿不会赶尽杀绝的。”朱由校见冯铨低着头,一声不吭,便对韦宝道:“韦爱卿,你要和冯爱卿一起齐心协力把你说的那个什么净化文字做好啊。你一定要与冯爱卿齐心协力的配合好,千万不能为了这件事闹不和。”

????????“陛下,但请放心。冯大人他不敢与我闹不和,他现在是我的家奴。”韦宝笑道:“当然,在外面,大主意还是应该冯大人拿,不过,他最好是事事与我商量好,否则散衙的时间,我这个家主随时可以上家奴家里去的。”

????????冯铨听韦宝这么说,气不过劲,“陛下,这事情还是都交给韦大人一个人办吧?微臣才疏学浅,现在又只是韦大人的家奴,实在没本事接这项差事了。”

????????“冯大人,你怎么又来了?刚才在平台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你就是当个领头的,当一个幌子,明白吗?知道你能力差,所以陛下不是派了我帮衬你吗?”韦宝笑道。

????????“好,好。韦爱卿这么说,朕就放心了。”朱由校道:“韦爱卿,以后你每日下午入宫,吃过午饭来,在朕这里吃过晚饭再走,朕要听你说一说外面的事情,多了解大明政务。”

????????韦宝点头:“微臣遵旨。”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朕有些乏了。”朱由校今天见臣子的时间不短了,果然现在显得很疲惫。

????????韦宝看了眼皇帝的脸色,又白又灰,感觉皇帝这幅模样,随时要升天的节奏啊?

????????这还是天启五年而已呢,你才二十岁而已呢,你这幅尊容,能活到天启七年吗?

????????韦宝不由的为皇帝揪了一把心。

????????魏忠贤和冯铨见皇帝这么器重韦宝,让韦宝每日都入宫伴驾,都很忧心。

????????每日能得以入宫,又是一个外臣,这其实比什么封赏都重了,不是谁都能见到皇帝的。

????????出了皇宫,韦宝本来想找魏忠贤说会话,想想还是算了。

????????韦宝魏忠贤现在肯定在背地里谋划对付自己,不让皇帝对自己过于亲近,在这个时候去拍魏忠贤的马屁,除了示弱,起不了什么作用。

????????对现在的魏忠贤是要示弱,这不假,但是示弱也是要有方法的,一味的示弱,而无法让对方看见自保的本事,这是没用的。

????????韦宝没有去找魏忠贤,冯铨则是跑到魏忠贤那里哭诉了半天。

????????魏忠贤被冯铨搞的不耐烦,狠狠道:“你还有脸哭吗?你多大?你三十多的人,又是阁臣身份!他韦宝多大?他不过是一个五品,才十五岁的少年人,你都搞不过韦宝,有脸哭什么?咱家都替你臊得慌。”

????????“是,九千岁,我是没有本事,但我对九千岁忠心耿耿啊。”冯铨哭的很娇媚,像个女人一样。

????????魏忠贤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该如何对付韦宝,那是你的事情,韦宝也算是半个咱家的人,现在还没有看出他有反意,你对付他,咱家可以不管,但咱家还没有到亲自出手对付他的时候!”

????????“九千岁,您不能心慈手软啊?”冯铨赶紧道:“那韦宝现在还没有做大,但凭这小子的手段,日后必定做大的,到时候再收拾他,就难了。”

????????魏忠贤被冯铨吵的心烦:“你可以退下了!这些事情,你自己多想一想吧。什么都推到咱家这里来,要你们这些人有什么用?”

????????冯铨见魏忠贤生气了,吓得不敢再说什么。

????????冯铨走后,魏忠贤本来想找客巴巴说话,一方面,魏忠贤必须打消客巴巴已经对韦宝产生的好感,让客巴巴知道韦宝不是什么好人,要防备韦宝这种人,另外一方面,他还必须进一步取得客巴巴的支持。

????????今天皇帝诏韦宝每日进宫,这其实就是很大的警钟了!

????????会对他和客巴巴的地位产生很大的影响的。

????????客巴巴好像大概猜到了魏忠贤要找自己做什么,推三阻四的,不想见魏忠贤。

????????魏忠贤没办法,一直在乾清宫边上等着,等到客巴巴的车仗回住处的时候,才拦下了她。

????????客巴巴有些不悦,“魏公公,你这太过了吧?我连走路都要被拦停吗?”

????????宫里面可不是谁都能乘坐轿子的。

????????除了皇帝,只有皇太贵妃、客巴巴、魏忠贤等少数获得皇帝特许的人才可以。

????????就连皇后娘娘那么尊贵的身份,在宫里面也只能步行。

????????“咱家哪儿敢拦阻奉圣夫人的车仗啊?实在是有急事想与娘娘说一说。”魏忠贤在客巴巴面前也是低三下四的。

????????客巴巴冷然道:“我今儿个在湖边吹风的时间长了,现在有些乏了,要早些休息。你想说什么,过些日子再说吧。”

????????说罢,也不等魏忠贤答应,便道:“继续走。”

????????客巴巴的手下抬着客巴巴走人。

????????魏忠贤瞪了一眼客巴巴一行人的背影,气的很,却毫无办法,他是没办法动客巴巴的,他不但动不了客巴巴,还必须依仗这个女人,否则,他没办法完全掌控皇帝。

????????次日,韦宝半下午的,按照皇帝前日的嘱咐来入宫面圣。

????????“冯爱卿没有找韦爱卿搞那个啥净化文字吗?”朱由校直接在他平常做木匠活的宫殿接见了韦宝。

????????韦宝摇头:“冯铨大人没来找我,似乎有推诿之意,不过我已经派人去教他如何做了。这点小事,我若是办不好,则是辜负了陛下的信任。”

????????朱由校闻言好高兴,“韦爱卿这么说,朕就放心了!爱卿用的什么法子?”

????????“臣告诉那个冯铨该怎么做,让他带上几个内阁的书办,从所有官员的奏本入手!内阁什么多?就奏本最多,这种东西唾手可得,连搜集证据的难处都免了。”

????????“对,不错的。”朱由校闻言,连连点头。

????????“那些个逆臣,多少狂悖犯上的话,都写在奏本里面啊?”韦宝生气道:“这些人不敬陛下,就是不想做大明的臣民了,必须严惩,甚至杀了。”

????????朱由校连连点头:“说的不错,倘若是太祖爷,面对这些,早就动手了,朕只是没有帮手,现在有了韦爱卿,一切都好了。”

????????“陛下过谦了,陛下在微臣眼里,不比太祖爷差!”韦宝适时地拍马屁道。这么夸张的马屁,连魏忠贤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http://www.lewen12.com/19/19461/78273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